护墙板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护墙板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好友还健在却通知我参加他葬礼现场一张汇款单解开我疑惑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5 19:27:34 阅读: 来源:护墙板厂家

五天前的晚上,我收到了一条短信。

“当你收到这条短信的时候,我已经在通往死亡的路上,请你三天后的早上来参加我的葬礼。”在短信的末尾,附带了一个地址。

发这条短信的人是我认识二十年的好友——姜东。我愣了两秒后,忙拨通过去,电话却始终无人接听。

我以为这是一场恶作剧,可接下来的十分钟,很多女同学纷纷给我打来电话,问我是什么情况。我又怎么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?

我按照短信的地址找到赴约地点,原以为会想电影戏剧化的出现嬉皮笑脸的姜东,可摆在我们面前的是姜东的那张黑白相片。

和姜东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程溪也在人群中,我拉着一个女生走了过去,想问问姜东究竟是为什么死了。

程溪的脸色十分不好,他简短地说了一句:“命运弄人。”

我不相信性格开朗的姜东会选择自杀,还在自杀前安排好后事,如此冷静的人,还是我们眼中那个疯疯癫癫的姜东吗?

姜东的葬礼现场并没有很多人,就连他的父母都没有到场,而充当主持人的程溪在大屏幕上一遍遍播放着姜东的相片,他哭得像个泪人一般。我实在看不下去,让同学把他拽下来,我强忍着内心的悲痛主持结束了这场无来由的葬礼。

葬礼结束后,送走了姜东发信息的所有好友,我拉住程溪质问:“和我说清楚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,他为什么会自杀?”

程溪哭得像个孩子,抽泣着对我喊道:“他不是自杀,那不是自杀!”激动的情绪把我吓住了,他那模样和疯疯癫癫的城东如出一辙。

“你发什么疯?如果他没死,那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?为什么会有这场葬礼?”我指着程溪鼻子问道,“会有谁在自己临死前发信息通知葬礼的?除非姜东是疯了!”

“他没疯,只是他死了。”程溪十分肯定地说出这句话,然后从上衣兜里拿出一张卡片交到我的手中。

我低头一看,是市医院癌变中心主任的名片。

“他……他生病了?”我不确定地问。

程溪点着头,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你去看看吧,或许还能见到最后一面……”

我瞪大了眼睛盯着程溪,惊讶地问道:“什么?他还没死?”

“你去看了就明白了。”程溪指着名片说道,转身离开了酒店。

我拦了一辆出租车向医院的方向赶去。

脑海中盘旋的都是姜东灿烂的笑容,上学时候的奇怪举止全部都重现出来,这样一个开朗乐观的人,怎么会患上癌症呢?

我脑海中设想了一万种患上癌症的可能,可怎么都没想过,姜东躺在病床上,竟然还能看着我笑得出来。

姜东伸出颤抖的手,拉着我的手,提了一口气到胸口,强忍住疼痛挤出来两个字:“胖子,你又胖了。”

我“噗”的一下子就笑了出来,可眼眶中的眼泪还是没能抑制住流了出来。他阳光的脸上,已经没有了昔日的光彩,面色苍白,眼神无光,就像即将要去世残喘的老人。

“你怎么了?还没死,为什么要给自己下病危通知单呢?我相信,你一定会好的!”我握紧了姜东的手,安慰着,可心里十分明白,患了癌症的病人哪有那么容易好呢?

姜东只是看着我笑,再也没有力气说话。

我就这样坐在他的身边陪着他。

一小时、两小时、三小时……

整整一个下午,姜东再没有说过第二句话,直到程溪风风火火地赶来。

姜东又提着气,问道:“邮了吗?”

程溪点着头,哽咽着说:“你放心,都安排好了!”

姜东提着的那口气,松了下去,心脏停止了跳动。

我“哇”的一下子哭了出来,程溪和我抱在一起,完全抑制不住地痛哭出来。

等医生把姜东的遗体推进太平间,我和程溪还没有从悲痛中走出来。我呆呆地看着刚刚还躺着姜东的病床,傻傻地问:“这么做为什么?”

程溪把手中捏着的纸条递给我,表情呆滞地对我说道:“他是为了这个。”

那是一张汇款单,上面写着一个偏远山区的地址,收款人并不是姓姜。

“这是谁?”我追问道。

“是个陌生人,和姜东毫无关系的陌生人……”程溪说话的语气奇怪,似乎所有的情感都哽咽在了喉咙里,“可是这个人支撑了姜东的整个少年时代!”

程溪冷静下来和我讲述了初中毕业后,我到另外一个城市读高中的那段日子,那是姜东整个人生最灰暗的时光。

高一上学期冬天,姜东突然有一天没有请假旷课了,而当他再次回到学校的时候,他的手臂上多了一条孝带。姜东只和程溪说过,他的父母同时过世了,原因就是,北方烧煤导致煤气中毒。

而姜东因为那天晚上奶奶强烈要求他回去吃饺子,他没有在家住,活了下来。

姜东整个人像变了一样,不再嘻嘻哈哈没心没肺,成天郁郁寡欢的样子,直到他遇到了这个人,和这个人的世界。姜东叫他陈老师。

他是在杂志上看到了关于陈老师的一条报道,他给杂志社打电话,要到陈老师地址。

陈老师和他们的老家是一起的,也是因为家庭遭到了变故后,才决定支教,而他这一去就是三十年。

陈老师和姜东一直通信,在信中他劝慰姜东千万不要因为那次庆幸,而放弃了美好生活,那就太傻了!在陈老师的字里行间,姜东找回了曾经的自信,觉得人生有时候需要经历打击,才能够成长。

大学毕业后,他去过陈老师支教的地方一次。正是这次探访彻底改变了姜东的人生,也促成了今天这场奇怪的“葬礼”。

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“民间鬼故事”的文章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