护墙板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护墙板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明朝望海埚之战刘荣创下明朝团灭倭寇的奇迹

发布时间:2021-01-06 12:08:26 阅读: 来源:护墙板厂家

明朝望海埚之战:刘荣创下明朝团灭倭寇的奇迹

大明王朝自朱元璋建国后,一场东南沿海持续不断的苦难,便是倭寇侵扰。大批日本强盗成群结队来中国抢劫,作恶长达两个多世纪。说起这累累血债,今人依旧咬牙切齿。当然也有“专家”常来论证,说这其中真正的日本人很少,反而中国人居多。但查对历史,便知道这种观点是半瓶子醋。

从有记录的第一次倭寇入侵事件,即元朝武宗至大元年(1308年),日本镰仓幕府统治者久明亲王组织船队,杀到浙江宁波打劫算起,到嘉靖四十五年(1566),最后一支大股倭寇团伙,被明将俞大猷戚继光联手跨国追杀,在越南万桥山团灭。有中国海盗搀和的时期,只有嘉靖年间这一小段。绝大多数时间里犯下滔天罪行的,都是货真价实的日本人。

一:鲜为人知的明初倭患

而除了沿海打成一锅粥的明中期嘉靖年间,倭寇侵扰加剧的另一个嚣张时代,便是大明王朝开国早期。

当时的倭寇们,身份还十分单纯,多来自日本的萨摩和鹿八岛地区。那是日本素来穷山恶水且强盗多的地方。除了小股的散兵游勇外,当时的倭寇侵华,还有很深的政府背景:许多日本的诸侯大名都组建抢劫队,瞅准机会就跑到中国捞一票。当时日本内战加剧,富庶的中国,就被这群强盗一直当提款机。这群人的作恶手段,更是恶名昭著:每年四五月间,乘船从日本出发,沿朝鲜一路南下打劫,暴行更丧尽天良,经常把刚出生的婴儿泡在滚水里,听孩子的惨叫声取乐。抓到孕妇更要活活剖腹,然后打赌孕妇里的孩儿是男是女。种种禽兽不如的行径,从那年代到二战时期,世代遗传七百年。

他们的疯狂杀虐,更造成了一个影响中国历史的严重后果:通商阿拉伯海海上丝绸之路,被他们搅得动荡不安。为了防范倭寇,元朝政府开始厉行海禁,发展到明初更严苛到极致:贸易机构市舶司一度撤销,民间贸易完全禁止,沿海从辽东到海南岛,共部署五十万大军和数千艘战舰,外加森严的堡垒卫所。这条畅通千年的传统贸易线,一度彻底断绝。

后人通常把这个严重事件,归结给明太祖朱元璋的闭关锁国思维。但仔细看看前因后果便知,就是这群畜生闹的。而比起元朝后期的软弱不作为,大明王朝对这群畜生的态度十分坚决:打!除了多次遣使赴日,强硬警告日本政府外,更常重兵围剿窜犯的倭寇。特别是洪武年间,开国名将汤和主持抗倭工作后,战果立竿见影:几次组织舰队,冲到海上去追杀。之后一直到朱元璋过世,明朝共经历六次大规模倭寇入侵,被明军成功逮着并痛击的有五次,漏网的一次,也都是虚晃一下仓皇溜。敢来中国作恶的,绝大多数都没跑。

而一贯滑头无耻的日本政府,在大明的强硬下也服软:幕府将军足利义满统一日本时,正是大明永乐皇帝朱棣在位时。面对这位雄才大略的帝王,足利义满十分识相,之前他已被明朝建文帝封为“日本国王”,这会又赶紧拜码头。趁着朱棣册封长子朱高炽为太子的大喜日子,热情洋溢的遣使朝贺,不想却被朱棣大翻老账,狠狠臭骂一顿:你们的倭寇常年骚扰我们沿海,管不管你看着办!

朱棣很生气,足利义满当然知道后果很严重,立刻组织严打,把对马岛上倭寇团伙的老窝都抄了。二十个团伙头目绑到中国宁波,当着明朝官民的面活活蒸死。这番卖命表演,总算哄了朱棣高兴,正式收下这个新小弟。之后的几年里,以大明朝附属国的身份,中日之间朝贡贸易频繁,关系一度进入蜜月期。但日本人的脾气,就是记吃不记打。永乐八年足利义满过世,他儿子足利义恃虽然也接受明朝册封,却比老爹更滑头,对倭寇问题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之后的几年里,沿海倭寇侵扰再次增多,而每当明朝质问时,这货反而装糊涂:俺这里自身难保,倭寇窜犯在海上,俺真管不了。

日本滑头不管,朱棣除了继续给他施压,便是增兵严打。还有如浙江平民严宝,自发组织民团协助官军作战,沿海的一些村庄,听说倭寇来了,老少爷们的第一反应,就是拿起武器准备冲,就这样官民同仇敌忾杀鬼子,陆续也打了不少胜仗。

但这群畜生,确实极难对付,打仗也狡猾。尤其是跑得快,这个优良传统,也被日本人传给后代:从明朝抗倭援朝战争,到后来二战的惨烈战役,日军给对手的普遍印象,也是跑的快,不管死了几千几万,哪怕剩下点残兵败将,主帅总能跑得掉。而到了永乐十七年六月,有一位明朝军人,终于创造了大明开国后的一大抗倭神迹:窜犯的倭寇,从主将到小兵,一个也别想跑,统统被我灭掉。这个将军,叫做刘荣。这场战斗,叫望海埚之战。

二:英雄血战望海埚

在威服四夷的永乐时代里,大明朝的仗虽然不少,但奈何马上皇帝朱棣太猛,经常御驾亲征,急了还亲自提刀冲。基本抢了大多数风头。同时期的战将,大多被衬得籍籍无名。而刘荣却是个相对出名的人物。甚至就连他的出生年份,至今还有多种说法。更争议的是他的姓名,有一部分史料,也叫他刘江。

因为刘江,是他父亲的名字。他是江苏宿迁人,当初投身军旅,是顶着父亲的名字参军的。冒名的原因,《明史》上没说,野史说法很多,流传比较广的,是说他为了替多病的父亲服役。无论这说法是否属实,就后来他的表现说,这是一个敢于担当责任的铁汉。之后他跟着明朝开国名将徐达讨伐过蒙古,又协助还是燕王的朱棣镇守北平。再后来先跟着朱棣造了建文帝的反,“靖难之役”三年里多次冲锋陷阵,大出风头。朱棣登基后,又跟着北伐蒙古,立了不少功。期间的名字,一直还叫刘江。

也正是这些年里,从徐达到朱棣,中国最能打仗的军事家,他都跟着打过。从骑兵战到步兵战甚至水战,他也都陆续见识过。从鞑靼的阿鲁台到瓦剌的马哈木,他更都勇敢的死磕过。这是一位历经血战且经验丰富的战将。而对这位爱将,朱棣也了解极深。这人还极会动脑子。靖难之役的时候,曾虚虚实实,把敌人优势兵力引进包围圈里。当然也不是没毛病,有时候刚打了胜仗,就容易犯迷糊。北伐鞑靼的时候,他在成吉思汗的起家之地瀚难河,打了个漂亮的夜袭,一口气渡河打垮蒙古兵。高兴的朱棣当即把他提成左都督。谁知几天后就犯浑,被敌人趁夜摸进大营,险些给端了窝。气的朱棣差点砍了他。

而这番一惊一乍,也成了刘江军旅生涯里,最为刻骨铭心的教训。四年以后,他再次证明了自己:北伐瓦剌的时候,他灵光一现,下令骑兵下马,变成步兵借地利优势袭击敌军。果然收到奇效,一举打开战局。这位被朱棣一手摔打的能将,此时已锤炼成熟。也正是在这场大功之后,刘江就任辽东总兵。这位忠诚而多谋的铁血战将,从此将承担一个重任:灭倭。

久负盛名的刘江,到任后就出人意料,除了整顿军备,加强防御外。灭倭的思路,也和大家截然不同:别的地方的守将,要么修堡垒要么造战船,倭寇来了就狠打,打跑了就完事。但刘江却认定,对这群畜生,打跑是不够的,打死才算完。怎么打死?那要精心设一个套,彻底把他引进来灭掉。他选的这个“套”,便是望海埚。望海埚,位于辽东金线岛西北,洪武初年的时候,辽东名将耿忠曾在此地设立堡垒。但历经岁月迁延,此时早已荒废。

名将的眼光,都是一样的火眼金睛,刘江也发现了这个小堡垒的价值:这里距离金州只有七十里,是倭寇来去的必经之路。只要把关口扎牢,倭寇就跑不掉。于是刘江火速行动,堡垒的外表没动,还是破败模样,内里却彻底翻修,还设置了烽火台,周边也增加了水师力量,更在海上遍布了侦查船,这个小堡垒,将变成倭寇的坟场。

永乐十七年六月,倭寇终于来了:两千倭寇乘坐大小战船三十余艘,杀气腾腾奔望海埚而来。这是永乐年间一次规模空前的大规模入侵,登岸的倭寇不但人数众多,还装备有精良武士刀和火器。显然是经过精心准备,要在辽东狠捞一票。

但刘江的准备,却是更充分,早早就收到了消息,也提前部署了伏兵。倭寇陆续登岸,都指挥徐刚带领埋伏在望海埚山下的伏兵,甚至已经可以清楚听到这帮人哇啦哇啦的鸟语,看到他们丑陋而兴奋的模样,熏天的气焰,弥漫在伏击战士们眼前。

而一道严格的命令,也在潜伏的战士中悄然传达:见到战旗升起才能起身,听到炮声才能出击。一旦战斗打响,不用命者军法从事。

在憋住了沸腾的怒火,经过了几乎漫长的等待后,随着百户江隆率领的“壮士”(特种部队)顺利绕到了倭寇背后,断掉了他们退路。期待中的信炮声,终于轰鸣的响起,隆隆炮声中,战士们看到了望海埚山头上一个挺立的身影:刘江披头散发,手持猎猎战旗,迅猛的挥舞中,发出一声虎吼般的军令:杀!战士们压抑已久的怒火,如火山一般喷发了。四下的伏兵大起,将猝不及防的倭寇团团围住。明军复仇的攻击打响了,所有的战士,都不折不扣的执行着刘江的死命令:浴血奋战,有进无退。

明军两翼并进,火器弓弩并用,与倭寇展开了殊死的搏杀。而这股倭寇也显然是狠角色,遭受到突然打击竟也不乱,还能平稳的结阵,选择明军的薄弱环节突围。但未曾想明军的战斗意志更强硬,求生心切的倭寇一次次决死冲锋,又一次次被凶悍的明军狠狠打回来。血腥的战斗持续了整整一夜,这群杀人如麻的禽兽,终于濒临崩溃了。他们仓皇逃进了一处空堡内,企图依托险要地势,继续负隅顽抗。

而明军的战士们,这时更杀红了眼。眼看倭寇缩进堡里,士兵们非但不退,反而各个请命,嗷嗷叫着要往里冲。但先前豪气千云的刘江,这会却出人意料的淡定,反而下了个奇怪的命令:明军从西边扯开一个小口子,放这群倭寇逃命。等到慌不择路的倭寇仓皇逃出来时,才发现又上了刘江的当。明军紧跟着咬上来,又是一顿痛打,只有小部分倭寇顺利跑到了海上。战后明军全力搜杀,前后共剁下一千多颗倭寇脑袋,外加一百三十个俘虏。

而那些侥幸逃到海上的倭寇,还没来得及喘口气,接着又撞上了死对头:这是江隆率领的“壮士”,也就是埋伏已久的特种部队,早等了半天憋足了劲,又是一顿痛打。号称强硬的倭寇彻底怂了,慌不迭的求饶,全数被活捉。至此,两千名凶残的倭寇,除了斩掉就是活捉,一个都没跑掉。这是明朝开国以后,抗倭战争中第一次大捷。立了大功的刘江,也得到了爵位封赏,被封为广宁伯,并恢复了原先的名字“刘荣”。永乐十八年,这位战功卓著的老将与世长辞,赐谥号为“忠武”,以表彰他不朽的战功。

而这场看似规模不大,过程十分酣畅的胜利,对于整个十五世纪的中国沿海安全,都产生了重大的影响:耍滑头的日本政府,早在永乐十六年再度派使者进京谢罪,而后的好些年,也大力捕杀倭寇。而慑于明军这次辉煌的胜利,此后多年,倭寇的侵扰大少。照着谷应泰《明史纪事本末》里的话说,就是“至是,为江所挫,敛迹不敢为大寇”。这群凶恶的禽兽,再次大规模卷土重来,要等到一百年后的嘉靖年间了。

中国nk免疫细胞

北联生物nk细胞

免疫疗法一疗程多少钱

干细胞抗衰老中心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