护墙板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护墙板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钢铁文明入侵工厂机器人给生产企业带来微妙变化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5-28 17:32:14 阅读: 来源:护墙板厂家

钢铁文明“入侵”工厂 机器人给生产企业带来微妙变化

5月30日,在坪山新区,深圳市佳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生产车间里,工人正在对即将出厂的机器人进行最后的检测。当天,记者走访深圳坪山和李朗软件园两家机器人企业,探寻深圳当前机器人生产、研发、制造等相关情况。

“我们的未来是技术性的,但这并不意味着未来的世界一定会是灰色冰冷的钢铁世界。相反,我们的技术所引导的未来,朝向的正是一种新生物文明。”

——k·k《失控》

“咔、咔、咔、咔……“

光学检测仪组长余建辉被轰隆运转的机械声带回小学的黄土操场,这是一个周一的清晨,他顾不上拉扯一旁女同学轻晃的马尾,眉头微皱的盯住冉冉升起的国旗,他此刻满是神圣的使命感,眨一下眼都是输了。

这一天,由他参与全程的集成机器人组件成功启动。

余建辉还清楚地记得,光学检测仪、app机械手臂、滑轨……这些平日里冰冷的机械,全部按照他们预想中的指令,像部队般动了起来的场景有多么震撼。他的心情说不出的好,有人则嘴巴半张、脸颊带笑,有人全神贯注、纹丝不动,很长时间里,只有机械有节奏的声响,谁也不肯打破沉默,好像生怕错过了什么。

“说出来你可能不信,当时真的感觉为国家的机器工业做出了贡献,起码我也沾边了。”余建辉收住满脸笑意,严肃地对笔者说道。

新同事之吻

两个橙色的六轴工业机器人全自动的灵活的高低旋转着,周围不需要任何工作人员。其中一个机器人不断把极小的塑胶开关抓取到空中,与另一个薄薄的开关贴纸对贴上,每隔几十秒钟,右侧的机械手就会扭转身形,弯曲成90度,与左侧的机械手在空中轻轻一碰,对接的一刹那像是两台机器人在“接吻”。最后把开关放到设计好的料盒上,一整套动作精准且快速,这套被形象的命名为“kiss”的机器人程序,是雷柏机器人总经理邓邱伟眼中“我们厂里最漂亮的机器人动作”。

鼠标开关产线组长詹照恩第一次接触机器人看到的就是这套程序,这个乐观的河南汉子,一听程序“kiss”的名字就乐了。“以前对于机器没有什么感觉,但因为这个玩笑,感到很亲近,有了人的感觉,觉得不仅仅是对着一个冰冷的机器。”

并不是每个工人第一次接触机器人都如詹照恩一般轻松惬意,包括他管理的产线的工人。2011年,雷柏科技这家以生产鼠标键盘等无线外设为主打产品的公司,一口气从瑞士机器人生产商abb购买了75台工业机器人。初次接触机器人自动化生产的工人们交头接耳,心忧“未来十年工作全部都会被机器人替代”、“需要尽快另谋出路了”。恐惧、担忧、对未来迷茫的“卢德主义”(工业革命时期对新技术的盲目冲动反抗)情绪在基层的工人间弥漫。

更多的人,最早接触机器人这种革命性的生产方式变革时,都兴奋地对其保持强烈的好奇心和求知欲。

30岁的广东韶关人李建都是鼠标生产线管理者,两年前他第一次见到机器人工作时,职业惯性让他思考着机器人的内在原理,想要自己能马上亲手试试。“之前一直是手工线工作,第一次看到机器人就想它们凭什么可以这样不停地做,除了新奇,更想知道它是怎么工作的。”

詹照恩甚至特别跑到自动化研发部先看了一下,以满足自己对这个即将一起工作的同事强烈的好奇。“我第一次去调机的时候,基本没有按规定的套路来。第一感觉像玩遥控飞机,总之刚开始玩觉得很好玩,感觉尽在掌握。”

对于这个顶着“高科技、高身价(约40万元人民币一台)”来头的新同事,不论对其到来感到恐惧、担忧、还是好奇欢喜的每一个人,几乎都无法克制内心的“与有荣焉”。

李建都偷偷传了照片给亲戚朋友,让他们知道“我们公司使用了机器人,很牛逼”。沉稳内敛的键盘线主管向绪源也忍不住回家告之家人:“现在不管人了,管机器人。”在工厂的机器人生产模式被央视财经频道报道播出时,他会提醒不相信的亲戚朋友准时收看。

中国工业机器人元年

去年,中国超过日本成为全球最大的工业机器人买家。据世界机器人联合会的最新数据统计,2013年,全球每售出5台工业机器人,便有1台被中国人买走。另有调查显示,在珠三角地区,企业使用机器人的年增速已经达30%~60%。

这一趋势直接推动工信部在2013年12月30日发布了《关于推进工业机器人产业发展的指导意见》,也让今年成为业内公认的中国工业机器人元年。

“今年长三角、珠三角、环渤海的企业一定都会大力发展机器人。但我觉得机器人在中国真正的爆发可能还需要五到十年。虽然我国的人工成本每年都在上涨,但实际上也就是北上广深可以拿到三千多四千,从投资回报率的角度来讲还是时间偏长。”雷柏科技高级经理孙青根向《深圳晚报》表示。

邓邱伟也认同这种观点,他表示,“目前的情况来讲,想用机器人的公司一定是有远见的,因为单纯用机器人替代人工是根本不划算的。”

余建辉现在是一条机器人自动化产线的负责人。近十年来,相比机器人这种遥不可及的高科技概念,他更关心的是怎样管理好产线上因工作过于机械重复而情绪不稳定,甚至“说走就走”的工人们。

邓邱伟说,他们关注自动化的原因,跟其他工厂一样“因势所迫”。从2005年开始,雷柏和其他珠三角的工厂一样,开始遇到用工荒,“工人说走就走”等问题。

34岁的向绪源对此感触颇深,现在是自动化键盘线主管的他,从六年前进入雷柏,一直负责人员管理。“以前我们手工压键帽,一个键盘就100多个,很容易压得手肿起来,实在难受没办法就包个创可贴。特别是冬天,手很容易干燥开裂,员工非常抱怨。”

这样高强度重复性的动作,让工人极易生厌,很多人选择工作两个月就走,人员的流动性非常大。使用集成机器人之后,向绪源告诉工人们,现在的工作是一门技术,掌握了以后可以找到更好的工作。更重要的是,工作不再只是简单的复制,时刻可能出现新的问题,从此“基本没有人员流失,这是很大的一个变化。”

“实际操作起来,机器依然还是需要人来操作,那么就需要自己来提升了能力了。能适应机器人就能生存,适应不了就只好byebye被淘汰。”詹照恩

邓邱伟说,雷柏科技是全国唯一全方位使用机器人的公司。这种把整个工厂当做一个工具在使用的全新的革命性生产模式,直接导致雷柏科技员工数量从2011年最多的时的3200人,锐减到现在的1100人。

在此大背景下,今年深圳的机器人和自动化产业产值预计将超过200亿元。“目前珠三角企业使用机器人的年增速已经达30%,某些行业的增速甚至达到60%。”深圳市机器人协会秘书长毕亚雷表示。

人与铁的磨合

2012年,向绪源被告之公司买来了abb(世界四大工业机器人厂商之一)的机器人,准备集成出一条他负责的键盘产线,之后给他五六个人,完成这条产线。

“五六个人完成一条线?怎么可能?”这是向绪源的第一反应,要知道,他负责的这条手工生产线可需要五十多个工人才能完成。

所谓“机器人集成”,按邓邱伟的话来说就是“买来的机器人,无非只是一个机器手臂,集成就是要创造一个脑袋,这个脑子告诉机器怎么去动作,怎么去控制”。

这是一项复杂且充满挑战的过程。要把工业机器人本体、机器人控制软件、机器人应用软件、机器人周边设备结合起来,形成系统,把买来的标准化机器人变为企业自身可以应用的机器人。

集成的复杂困难,加剧了上下游企业的沟通成本,成为下游企业购买机器人主要阻碍之一。“对于目前的企业家来讲,都看到人工上涨的趋势,为什么不用机器人?因为如果只买来机器人,无非是一个机械手臂嘛,他用不了。”邓邱伟表示。

邓邱伟继续解释道:“核心问题不是75个机器人,替代了这2100人,我们做的事情是,把整个工厂的物流改掉了,产品的设计、排场的模式、键盘组装的工艺我们全部改掉了,基于机器人的平台,打造了一个全新的制造方式。”

潘磊是深圳是佳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总裁,这位在焊接机器人行业领先公司的总裁是一名资深的技术人员。他在焊接机器人的厂房现场向深圳晚报记者演示操作过程,感慨地说虽然公司一直强调“整体焊接解决方案”,但是上下游企业沟通成本还是过高,下游企业普遍不敢放开手脚投资机器人。

毕亚雷也意识到这个问题对于工业机器人普及推广的重要性。他呼吁政府可以更多关注机器人领域,打通上下游企业的渠道。

“集成过程中,我们很少有可参照的东西,必须从零开始。要跟我们公司的非标(定制的非标准类自动化设备)进行组合,组合的过程中有很多的困难和顾虑。”余建辉对于机器人集成感触颇深,他全程参与集成了他所在生产线的自动化机器。

对于没有生命的钢铁机械,他有着着各种顾虑:“不知道运行起来会有怎样的结果,会不会把我们的设备搞坏?会不会把产品搞坏?会不会把人搞伤?它是带电的,会不会有危险?”加上集成的复杂,过程中的沮丧和挫败在所难免。

向绪源负责的键盘产品线,通过他的努力,成功集成完毕。“应用的编程我都会,让它抓这里就抓这里,让它走哪个点就走哪个点,感觉到我在指挥它,像游戏一样我来控制它,有一种乐趣和成就感。”

机器人给向绪源最直接的震撼是,他的产线五六个人通过和机器的配合,真的可以完成以前五十多个人的工作,而且更好更快。“一个键盘100多个,现在机器人制作只需要10来秒,以前手工压键帽我们需要10到20分钟。”

在基层的普通工人看来,机械自动化带来的最大的意义和改变,也许是让他们第一次对工作产生了安全感。“用机器人之后会觉得自己个人的价值有所提高,因为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操作,我是经过培训的。可以说从一个工人升级为一个半技术的工程师。”李建都说到这些时,声调不自觉的上扬。

“新招入的员工,要想融入这个机器人的环境,要经过至少三个半月的专项学习才可能学会,这会给人安全感。不再像以前的工作,随便找一个低学历、笨笨的人,主管教上几分钟就可以学会去替代。”他认真地补充道。

这位18岁进厂工作,如今已然而立的广东湛江男人说这些时目光失焦,若有所思。

“他只是瘦了点,他很健康!”

“现在对于任何产品,我觉得可以更多的用机器人去做,用人做会觉得挺浪费的。当遇到一个事情的时候,我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能不能用机器人制作这个产品。”使用机器生产一年后,李建都的思维发生了这样的转变。

除了思维方式,自动化机器还会带给人潜移默化的影响。当被问到与机器人共事两年,对未来有什么看法时,詹照恩的答案是:“我来了快四年,基本和公司的自动化一块发展,回头看看就知道公司未来,一定会按着自动化的方向发展的越来越好!”

让余建辉对机器集成成功之后的维护阶段感触最深。“集成成功之后,我们要提升素质,到自动化开发部学习三个半月之后,知道怎样照顾它的各种性能,我要赋予它更多的责任,倾入更多的精力,才能保证它的正常运转。”

随着与机器人相处共事时间的增加,他无法否认的一个事实是,自己逐渐对机器有了感情,好像对自己的孩子一般时刻牵挂。“当我要请假一天时,对机器的任何问题,我都放不下心。我不在时会打电话去核实,核实完了之后,上班了我还要再去确认,才能真正放心。”

如果机器人一停,余建辉会心里一紧,非常紧张地询问“为什么会停呢?是什么问题?”如果机器人真的坏了,要换零件,“那一定得换好零件!”

但如果实际上其实只是“你们把这个问题复杂化了!只是小问题,没这么严重。”余建辉的心中产生强烈的保护欲,好像自己的孩子被人委屈一般,他会站出来大声维护:

“他只是瘦了点,他很健康!”

赤峰西服设计

安顺工作服定做

宿迁西装定做

牡丹江制作职业装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