护墙板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护墙板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险企争食农业险之忧政府补贴助力其扭亏为盈

发布时间:2020-03-26 17:26:57 阅读: 来源:护墙板厂家

本报记者 叶琪 北京报道

随着农险由持续亏损转而盈利,这块大“蛋糕”引来了更多财险公司“争食”。

《华夏时报》记者统计,从4月1日到7月17日的3个多月内,保监会共批复28项财产险公司经营农业险业务的申请,涉及的农业险和财产险公司共16家。与此形成强烈反差的是,自2012年1月1日至今年4月1日,保监会未批复一项农业险业务申请。

不过,保险公司对农险的热情高涨,令业内专家在高兴之余也有一丝隐忧。“别以为农险谁都可以做,实际上农业保险比商业保险还复杂。”首都经贸大学农村保险研究所所长庹国柱对记者表示,他通过最近的一些调查发现,各类因农业保险而生的寻租活动在一些地方有蔓延之势,令这些地方的农险费用率陡然大幅增长。

淘金农险

“现在农险盈利比较多,主要还是因为财政补贴高。”一位大型财险公司基层负责人袁刚(化名)对记者坦言。庹国柱也认为,近年来由于农业保险获得从中央到地方的巨大财政支持,没有大范围的巨灾发生,因此保险公司也迎来了由亏转盈的好日子。

财政部数据显示,自实施中央财政农业保险保费补贴政策以来,截至2012年末,中央财政累计投入农业保险保费补贴资金361亿元。而在此期间,全国农业保险保费收入也从2006年的8.5亿元直线上升至2012年的240.6亿元。此外,5家专业农险公司2012年年报显示,除了安信农险去年受台风影响净利润由盈转亏,其他农业险公司都实现了盈利,甚至合资农险公司中航安盟也扭亏为盈。

与此同时,财险公司扩张农险版图的步伐也开始明显加快。今年4月以来,保监会已经批准人保财险、太平洋财险、国寿财险、阳光财险、平安财险、中华联合保险、泰山财险、安邦财险等十几家财险公司经营农险业务,经营范围主要集中在北京、四川、山东、湖南、江西等省市。

其中,平安财险和太保财险表现积极。在今年平安财险向保监会提交《关于在北京、陕西等十六个省或直辖市开办政策性农业保险业务的请示》后,目前北京、湖北、云南、贵州4地已得到批复,而太保财险虽然此前较少涉足农险市场,但其北京、山东、河南、广西、湖南、内蒙古、天津以及云南分公司日前也获批开展农险业务。

“如今,政策性农业保险成为一个极其特殊的市场,需求和供给都不完全取决于保险合同双方当事人,而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政府甚至政府官员,保险价格中又有中央和地方政府比例不小的补贴,做农险也不一定会像当年那样总是亏本。”庹国柱表示,令那些曾经不愿或者不敢涉足农业保险的公司大喜过望的是,因为有地方政府“协同推进”,即使保险人的组织不健全甚至没有基层服务网络,也可以“玩转”农业保险,“经营农业保险的业务成本比人们想象的要低多了。”

根据今年3月起正式施行的《农业保险条例》,农业保险的经营原则是“市场运作”、“自觉自愿”,因此,对于那些跃跃欲试的财险公司,保监会也是一路绿灯放行。

不过,作为硬币的另一面,市场主体的猛增也令那些认为农险应该专营的业内人士感到不安,认为一下批复这么多业务申请,如果其中有缺乏技术和人才也不准备建立服务网点的公司,这对农险的健康发展未必是好事。

“像国外就是一个省只有一家经营农险的公司,但我们是一个省一大堆,现在像北京这种没多大业务的地方都有5家公司了。”庹国柱直言,农业保险的市场竞争本来是保险监管部门最不想看到的事情,也是审批各家公司进场时最为难的事。

寻租活动增多

有了更多市场主体争夺“肥肉”,道德风险的上升似乎也不可避免。

对于农业保险的经营者的要求,《农业保险条例》规定,要“有完善的基层服务网络”,“有专门的农业保险经营部门并配备相应的专业人员”等,但同时也表明,“保险机构可以委托基层农业技术推广等机构协助办理农业保险业务。”

庹国柱指出,在目前情况下,一个地区的农业保险产品基本上是统一的,一般不由保险人随便创新,因此网络、人才和服务在“政策支持”、“协同推进”的条件下实际上是有弹性的,即使条件不满足也不成问题。“那么,市场竞争就自然转化为‘寻租竞争’了,只要搞定地方政府,搞定保监部门,市场份额也就有了,保险业务就来了,剩下的问题似乎就是数钱了。”

据他调查,某地方农业保险公司分支机构在某级官员授意下虚报承保作物面积,做了一批假保单,骗取数额不小的财政补贴;某地政府操纵当地农房保险招标;某地保险监管官员直接干预当地保险市场竞争,“分配”市场主体业务份额;某地政府部门引入中介公司参与农险业务招标,并授权由该中介公司分配市场资源。

而袁刚也对当地农险在实际运作中的混乱深有感受。他表示,虽然每次中央财政补贴到地方都能及时到位,但地方政府拿给保险公司就没那么痛快了,其间克扣、截留保险费的财政补贴款,不规范索取手续费、佣金等时有发生。比如镇政府的财政所在帮保险公司代办业务时,就经常以假身份冒领农户赔款、虚列费用等各种花样来骗取数额不小的财政补贴。

他向记者讲述了最近的一个案例,“今年春天刚干旱几天,镇政府的人就带我们去看说是受灾的油菜,其实看到的都是那些平时无人打理,老天不下雨就只有干死的地,然后他们就说受灾严重,一报损就是几百万,但其实如果赔款下来很多农户根本就不知道这事。”

对于正在农险市场积极寻找商机的保险中介机构,一位资深农险人士也对记者感叹“这个事确实比较麻烦”:“几个人组成一个中介,批发一个省的业务,坐在那儿啥事都不干就能收一个多亿,不仅破坏了市场规则,而且保监部门还管不了。”

不过,庹国柱称,据他调查,这类现象目前还只是在个别地方发生,而有的地方就很规范,“比如安徽,政府在农险业务中只有掏钱的份,没有赚钱的机会。”

治疗癫痫病有效的办法有哪几种

南宁看白癜风身体哪个部位白癜风更容易治疗

什么药可以治疗银屑病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