护墙板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护墙板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红楼梦在外国人眼里是个什么样

发布时间:2020-07-13 19:31:17 阅读: 来源:护墙板厂家

瓜田推荐辞:文艺作品的欣赏,历来就是见仁见智,莫衷一是。这里有文艺修养上的功夫如何,也有个人的兴趣爱好的左右。至于这里说到的外国人读红楼,又有一个对中国文化和中国文学艺术的了解程度问题。我们无法让博尔赫斯先修上几年中国文化课,再请他看《红楼梦》,所以,误读几乎是难免的。其实,中国人与诺贝尔文学奖总是无缘,文化背景上的差异和隔膜,也不能不是一个原因。看来,中外文化交流也是任重而道远啊。

外国人其实是读不懂《红楼梦》的,阿根廷著名作家博尔赫斯就是一个例子。

对于《红楼梦》,这位以博学著称的大师写下了一则简短的笔记,显示他只对书中两个情节感兴趣:一、贾宝玉游太虚幻境;二、贾天祥正照风月鉴。对其他情节,他说:“小说稍不负责或平淡无奇地向前发展,对次要人物的活动我们弄不清楚谁是谁。我们好像在一幢具有许多房子的院子里迷了路。”

看来他完全没读懂——当然,即使继续读上许多遍,他也未见得能懂。对这部小说“平淡无奇”的印象冲淡了他阅读的兴趣。最后,他完全不得要领地夸了这部小说,说它“梦境很多,更显精彩”。

“全书充斥绝望的肉欲。主题是一个人的堕落和最后以皈依神秘来赎罪。”博尔赫斯对《红楼梦》如此评价。也就是说,外国人通过翻译本读《红楼梦》,哪怕是大师,也最多读出个《肉蒲团》的深度。

如林黛玉“倚着房门出了一回神”,是“闲倚绣房吹柳絮”,信步出来,看阶下新迸出的稚笋,是“笋根稚子无人见”,这样一种既清澈又亲切的诗意,这么个融汇了几千年诗国最柔软情绪的美人,他是无论如何看不懂的,哪怕他是个诗人,哪怕他理论上承认中国文学是“优于我们近三千年的文学”。

然而,博老毕竟是“大师范儿”,这体现在对这本他读不懂的书,他始终念念不忘,不仅经常在文章中提到,还专写了小说《小径分岔的花园》,其中有个人物是中国人。他一生的理想是写一部比《红楼梦》人物还多的小说,再就是建造一座迷宫,而这两者其实是一回事。

误读到这份儿上,算是个“美丽的误会”了,这结局实在并不算坏。其他外国人读《红楼梦》,则经常成为“滑稽的误会”,第一位发表红学论文的德国人郭士立以为贾宝玉是女孩。说书中的小姐们“喜鹊般谈论着无聊之事”,“毫无顾忌地发表对奢侈品的个人看法”。同时,他认为这是“冗长乏味”、“毫无艺术性”的书。

英国第十五版《英国百科》也认为《红楼梦》“关于作诗的冗长争论令读者厌倦。”的确,《红楼梦》要求它的读者具备某种程度以上的中国古典文化修养,这导致即使在中国本土,对这部书全无兴趣,甚至读不下去其中任何一页的读者也大有人在。

最庸常的中国读者当读不懂《红楼梦》时,他们编造了一个说法,叫作“少不读《红楼》”,我们在一个外国读者的书中看到了这个说法的英文版,“该小说中的情感氛围令人压抑,因此青年万万不宜读”。这让人想起20世纪初,西方人当不得不对《红楼梦》作出判断时,往往指责它“不具备正确的道德思想”。

如今的状况自然不会如此了,据说有本《如何讲授曹雪芹的〈红楼梦〉》的书由美国人写完并出版发行了,供美国大学的亚洲课程做参考书。(作者:刘丽朵)

延安定制西服

临沧西服制作

个旧设计工作服

郴州制作西装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