护墙板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护墙板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全球经济仍需结构性调整中国今年难现大的政策变化

发布时间:2021-01-21 14:28:26 阅读: 来源:护墙板厂家

全球经济仍需结构性调整 中国今年难现大的政策变化

美联储货币政策一直都牵动着全球市场的神经,面对当前世界资本格局的新变化,各主要经济体又面临着哪些挑战呢?

为此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(以下简称NBD)记者专访了国家信息中心预测部世界经济研究室副主任张茉楠,在她看来,结构性调整仍然是全球经济的核心问题。

美国为全球经济亮点

NBD:如何看待美国目前的经济状况?当前货币政策的调整将给美国经济带来怎样的影响?

张茉楠:美国的房地产市场已率先走出全球金融危机的阴影,而美国整个制造业的效率也在不断提高,就业市场保持着稳定复苏的态势,加上国际收支的改善,这些都为美国经济可持续性复苏奠定相对较为稳固的基础。

尽管美国目前依然面临着财政紧缩,债务上限等一系列不确定的问题,但总体的复苏态势是比较确定的。相对于其他发达国家,美国经济已经成为了全球经济增长的亮点。

对于货币政策的调整,首先要明确美国货币政策的目标是什么。美国的这一轮量化宽松在刺激经济复苏,稳定金融市场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。刺激政策对于美国国债收益率的下降会有一定的帮助,但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美国的财政问题。要解决财政问题,必须进行结构性调整。

在一定的经济周期内,这一轮量化宽松政策已经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,而在后危机时代,美国需要新的货币政策应对。眼下,美联储将退出量化宽松提上议事日程,可视为美国已进入了另一个经济周期,成为率先从金融危机阴影中走出来的大国。

相比美联储货币政策的调整,美国经济的好转才是我们更应该关注的,这也是导致资本回流美国的根本原因。目前美国国债利率的上升,亦是经济复苏的必然结果。

新兴经济体金融市场很脆弱

NBD:日本表示会将量化宽松进行到底,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?日本经济到底会走向哪里?

张茉楠:日本的货币政策有非常多的不确定性。一旦日本经济复苏的势头比较乐观,日本央行未必继续量化宽松,有可能会保持目前的规模和状态;如果经济情况大幅好于预期,也有可能会稍微收一收,货币政策依然要视经济增长的情况来定。

对于日本的经济前景,我认为短期比较乐观,但中长期依然不乐观。目前日本在经济结构调整方面还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,而安倍所谓的 “第三支箭”也不过是在画饼,经济结构调整毕竟是中长期的,短期内肯定不会有太大的效果。

NBD:新兴经济体的股市、债市遭遇大规模抛售,最直接的原因是否是热钱逃离新兴市场呢?

张茉楠:这得分两个层面来看,除了资金的流动发生变化外,与新兴经济体自身的结构性问题也有关系。新兴市场的结构调整进展一直不顺利,很多国家的结构性问题不但没有解决,反而还在激化,所以一旦美国经济出现复苏,大家会改变对于新兴市场的预期。

金融市场遭遇的 “黑天鹅”事件,其实根本不是偶然,只不过是压垮市场的最后一根稻草,自身内部问题积累到一定阶段,一旦基本面出现风吹草动,就会引发金融市场的剧烈波动,这也表明了新兴经济体金融市场是非常脆弱的。

此外,全球资本回流美国,也会给欧洲带来较大的影响。欧洲自身经济的衰退以及债务问题,基本上没有太大的改善,有些国家的债务问题甚至有恶化的趋势,而一旦资金从这些国家流出,也会给这些国家的金融市场带来很大的风险。

中国经济需制造及消费双轮驱动

NBD:中国目前面临着怎样的风险?如何看待眼下中国银行间的流动性紧张问题?央行有没有降准降息的可能?

张茉楠:中国目前的情况可以说是内忧外患。外部风险作用于内部风险,包括前期热钱流入,导致的人民币升值,其实有很大的虚增成分,一旦这些资本出现回撤,最先受到冲击的就是人民币汇率,然后从外部的汇率市场到中国的金融市场,再作用于中国自身的债务问题,导致连锁反应。

眼下银行间的流动性出现紧张,正是大家对于中国的经济增长前景及企业盈利能力不看好,加上企业债务杠杆过高,所以市场表现为现金为王。

目前是有一些降准降息的呼声,因为从过去欧美的经验来看,流动性紧张都是通过量化宽松来解决的,但无论是全球的量化宽松还是中国未来的货币政策,都不能解决根本性的问题。中国目前面临的是中长期的、结构性的问题,这不是短期的政策可以解决的。我国目前的货币存量非常高,债务占GDP的比重已经超过200%,在这种情况下,央行不可能大规模量化宽松,金融危机以来,我们的四万亿已经造成了非常大的后遗症。

我们对于中国经济增长的预测区间是7%到7.5%,如果没有低于这个区间,高层应该不会采取大范围的政策调整,会更多的关注中长期的结构调整,用比较温和的可持续的政策来替代短期的、非常规刺激性政策的出台。预计2013年的经济增长应该是高于7.5%的,大概是7.6%左右,在这个水平上,大的调整政策很难出台。

NBD:城镇化能否成为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新动力 ?

张茉楠:我从来都不认为城镇化会成为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新动力。大规模的城镇化建设,将给中国经济造成非常大的伤害,而目前地方政府的财政压力也不允许中国搞大规模的城镇化。真正的城镇化应该是一种有内涵,有质量的城镇化,这种城镇化应该有利于中国的经济结构调整,有利于缩小城乡生活的差距,有利于整个国民的财富增长,包括整个社会保障体系的建立,这种城镇化才是能够真正改善民生的城镇化,单纯依靠基础设施建设的城镇化,对于中国经济的拉动作用已经不大。

中国未来经济增长的引擎依然看供给端的力量,这将对中国经济的长期发展起到决定性的作用。中国的产业结构升级,中国的技术创新,这些才是中国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动力。消费不可能成为唯一的发展动力,未来需要中国制造和中国消费双轮驱动,打造中国新的竞争优势 .

美联储在货币政策上的调整对于中国来说有一定的借鉴意义,但货币政策对于任何一个国家来说,都是短期的辅助作用,无法起到决定性的作用,而要从中长期改变全球经济的困境,依然需要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。

莎普爱思滴眼液

莎普爱思滴眼液

莎普爱思滴眼液

莎普爱思滴眼液

相关阅读